西方为什么没有李玉刚?
2017-10-15 20:55:51
  • 0
  • 5
  • 17

 中国近年来有李玉刚热,那些年我也曾爱看李玉刚。开始,凑热闹,看CCTV春晚他的《贵妃醉酒》。李玉刚胭脂粉黛,古典女袍盛装,大红大绿。看他甩着极长的袖子,轻蹙蛾眉,哀怨绵绵,一幅梦回大唐的样子。不得不承认,李玉刚满足了我的好奇感,也很唯美。李玉刚成为了一种文化。可是看多了,便渐觉别扭。我倒是更喜欢李玉刚卸妆后的样子,真男人真嗓子,很带劲儿。但李玉刚是艺人,他得迎合那些喜欢他扮女人的观众。

在国产影视作品中,还经常看到刻意做女人的男人,油头粉面,翘着兰花指,娘娘腔哼哼唧唧,扭扭捏捏,充当看点。

印象中,西方好像没有李玉刚,没有专演女人的男演员,更没有娘娘腔。美国NBA篮球队儿的球星,打扮稀奇古怪,纹身的,梳无数小辫子的,戴小饰物的,啥怪物都有,就是没有打扮成女人样的。据说西方同性恋多且合法,然而,无论在影视还是新闻报道中,都始终没有真正见过同性恋的变态男“女人”,好像这些人登不了大雅之堂。他们没有李玉刚、小沈阳的福分,上有十亿观众的央视春晚。

中国不但有李玉刚,更早的还有梅兰芳。男人演女人可谓家学渊源,弓马娴熟。我生长于农村,孤陋寡闻。幼时,听说梅兰芳的大名,以为是女人。后来才知道,他是地道的纯爷们儿。但我就纳闷儿,怎么一个装女人的老爷们儿,被尊为京剧大师?据说还得到大人物的接见。他演的那些女人,让女演员去演不好吗?老爷们儿装女人多麻烦,这就好比有直径不走,非得走弯路。中国观众就好这一口,喜欢一个男人活生生把自己改造成女人的样子。他们不迭声地叫好,感觉爽极啦。恕在下愚昧,我平生从未欣赏过梅大师的作品,就妄加评判,冒犯了梅大师,少不了国粹大师们的责骂。但我仅凭直觉,能体谅到梅大师的辛苦,仍然对梅大师心存敬仰。

前些年,小沈阳以小品《不差钱儿》,红遍大江南北。纯正的娘娘腔,穿上裙子,出够了不男不女的洋相,赚够了中国人的笑声。看着看着,却让人感到恶俗。

如果说梅兰芳、李玉刚扮女人是一种职业,为了换一碗饭吃,情有可缘。但最近湖南卫视爆棚的《奔跑吧!兄弟》,推出的鹿晗,简直看不出是个小伙子了。他不用翘兰花指,装娘娘腔,只涂个鲜亮的口红,一颦一笑,搔首弄姿,百分百的天然的女人相,时代真进步得令人惊叹。从前苏有朋,林志颖也很帅气,但是再怎么着,也能一眼看出是些大男孩儿。难道现在的少年少女,以不分公母为美?电视镜头频频给他特写,网上也尽是他和迪丽热巴的那些鸡毛蒜皮事。我这个年纪,怎么也看不出鹿晗的魅力,可他偏偏就能迷倒全国的少男少女,不亦怪哉?找一些俊男美女,假小姐,插科打荤,摔屁股墩儿,迎合了不谙世事的少男少女们。西方富裕了,注重培养后代贵族精神,讲究美德、自由和责任。中国古代也说,仓廪实知礼节,可我们耍耍闹闹疯疯跑跑,万般皆下品,唯有颜值高,将功利浅薄的价值观推到了极致,唯一的好处是引来无知少年的无数大笑声。

中国人喜欢所谓男扮女装,也喜欢女扮男装,如花木兰、祝英台,抗日神剧里的女英雄,还有穆桂英、孙二娘、扈三娘等女汉子。奥运会上很多项目争金夺银,如举重等项目还真就靠女汉子。冠军粗矮壮硕,筋骨粗实,狂吼一声,举起几百斤,吓退三十万洋鬼子。

老家早年间种庄稼营生非常辛苦,连八十多岁的老婆婆和几岁的孩子都下地干活,更不用说年轻女人了。那时的女人,哪有功夫梳洗打扮。有时候临走呼噜呼噜喝两碗玉米粥,把孩子一推,拿了男人的衣裳往身上一撸,那裤子开了裆缝儿腋下缝儿都不知道,再穿上一双破军鞋,包了破头巾,就去了田间,嘴上还带着玉米糊糊儿。撩粪、锄地、打谷、喷农药、杀玉米、拾棉花、推小车、赶牲口、扛装满粮食的蛇皮袋,什么都干。她们打小在娘家就学着干农活,梳麦秸草(梳出麦秸草晒干,好铺在锅里蒸饼子吃)、套种玉米掷种子、剥玉米,很多小学就不上了。谁家娶媳妇,不计较长相身材和上没上学,单单讲究对方能不能出力干活。她们天天泡在田里,风吹日晒,最忙的时候连午饭也在田里吃。她们早忘了自己是个女人,手脚骨节突出,头发干燥凌乱,皮肤粗糙发黑,脾气粗暴,说话粗声粗气,也张口操闭口操,谁谁个屌样儿的。尿急了下到地沟里蹲下就解决了。没了男人的女人,如果无依无靠,更得当男人使唤。若说男女平等,也真是平等,她们有了和男人干一样的活儿的权利,给男人是真省钱。西方好像没有穆桂英挂帅。不得不说,西方女人缺乏咱的阳刚之气,也比不上咱们的女人吃苦耐劳,倒是娇气得很。她们总是高级香水化妆品,衣橱里一套又一套的名片名牌时装,把自己养得白嫩水灵,恨不得变成世界名模。还要像男人一样接受高等教育,卯足了劲儿做淑女,再进入上流社会。外出打扮得流光溢彩,一顶帽子不知换几十个样儿,还要戴上白手套,败家子。参加赛马、文化沙龙、大型晚宴,比比谁更美谁有教养,将女性的魅力展现到极致。这样她们还不满足,要争女权,和男人享有一样的各种权利。

我们有李玉刚还有女汉子,像是一体两面。这还真像太极图,阳不够,阴来补,阴中有阳,阳中有阴,阴阳相生。但,不免也让人心疼和悲哀。

盖东方文化,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率土之滨莫非王臣。王,特别喜欢老百姓柔,极力鼓吹柔的好处。老百姓赤手空拳争相学柔术,柔来柔去,竟把个男人骨头柔没了,再也硬不起来了,于是出了无数太监、妖孽、奸臣、娘娘腔,小白脸,阴阳怪气,几乎都跟“女”沾边儿,这里绝不是歧视女性。多磕头,少说话。有话不敢说,有屁不敢放,要听话要温顺要阴着来,表面必须唯唯诺诺,识时务者为俊杰。几千年来,俊杰辈出,美其名曰能屈能伸,成熟了。高压之下,有跪族,没贵族,畸形社会畸形文化畸形人格,产生了畸形审美。奴字从女,因为做奴,故男人女性化见怪不怪,而且觉得舒服,成了一门艺术。洋鬼子功力不到,没有专演女人的大师、艺术家。

夫为妻纲,君为臣纲,父为子纲,三纲五常。儿子在家依附于父亲,女人依附于男人,臣子在朝廷依附于皇帝。市井乡村稍微有神通的,依附于地痞流氓地方权势人物,老实人只能依附于想象中的大宋国大清国。平常人一定要入圈子,随大流,融入社会,与时俱进,以大局为重,忠君报国,以至于舍生取义杀身成仁。依附惯了,一无依附,便六神无主。而西方社会,强调独立,若说有依附,则信靠上帝,他们不会理睬地上的权势。

在人群中,常见有男人五大三粗,却一身媚骨,看像鲁智深,实为苏妲姬。但凡见了权势人物,便不离左右,连上厕所都跟着。专制社会之下,遍地此类,一片吾皇英明臣惶恐,臣该死,臣愚钝。法制科学哲学不重要,献媚争宠乃第一要务。所以魏忠贤、安德海、李莲英等备受青睐。中国没有骑士精神,正直、尚武、荣誉感,对妇女儿童的尊重,通通没有立足之地。

西方人傻,出不了俊杰,只有苏格拉底、阿基米德、布鲁诺、马丁路德金,以及逃离英国登上“五月花号”的清教徒,九死一生按照上帝意志创建“山丘之城”。他们喜欢直来直去,认死理儿,所谓“吾爱吾师吾尤爱真理”。他们要人人平等,要人权要言论思想宗教信仰自由,不甘屈于人下,敢说敢做敢担当,研究真个豁上命研究,发明真个豁上命发明,追求理想国天不怕地不怕。他们胆大包天,互不相让,硬是把“王”置于法下,把权力关进了笼子。所以他们出不了娘娘腔,更没有太监、人妖、阴阳人这一类东方特产。

教育孩子,男生要像男子汉,要有阳刚之气,不做没有男人骨头的娘娘腔,大力培养孩子的公民精神现代,才有未来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