闲话乡愁
2017-12-19 18:13:34
  • 0
  • 6
  • 8

  台湾诗人余光中先生走了,海峡彼岸他的亲人定是悲痛不已。我们这边,借此将个“乡愁”炒红了整个大中国。

乡愁,本是一种朴素的情怀,尤其是中国人好像最多。从“床前明月光”,“明月何时照我还”,到“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”,想家,发扬光大,后浪推前浪,一浪更比一浪强。最后,竟上升到爱国层面。落叶想归根,也无可厚非,这是人的念旧思想作怪,不管这“旧”好不好,都想它,有点敝帚自珍的意思。在这个匪夷所思的时代,却被人掺进许多复杂的因素。朴素的东西,一旦用上心机,就让人生厌。

我是土生土长的农村人,恕我年幼无知,也恕我从未出过远门,我从小就梦想跳出农门。不单是我,而且我身边伙伴我们村十里八乡,没有一个不想走出农村向往城市最起码也想去县城,实在不行乡镇也凑合。他们,从来不喊乡愁,乡愁与他们无关。后来,我真的跳出农门了,一村老少羡慕不已。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幕,92年,我出去上学那天下了瓢泼大雨。来送我上学的破解放车,陷在泥泞中动弹不得,叔叔大爷堂哥还有邻居冒雨奋力一齐推车,不时用手抹一把脸上的雨水。他们是在推一个走出乡村走出落后的梦想啊!我至今惭愧自己本事不大,无以回报当年淳朴的家乡父老。只能,偶尔用拙劣的文字为他们的艰难苦恨申诉一下,还不敢呐喊。至于乡愁,对乡民来说,简直太奢侈了。他们,总认为,那是出去发达了的人,酒足饭饱,坐在黄花梨木大交椅里消遣,念着“自在飞花轻似梦,无边丝雨细如愁”,“家在梦中何日到?”然后落泪,乡亲们说是吃饱撑得。唉,我愚昧的乡亲们哟!他们竟不能理解“乡愁”这人类最伟大的情感!

耳闻目睹的铁的事实告诉我,想要真的一圆乡愁梦,是要下大本钱的。我们村,有一个台湾老爷爷,银须飘飘齐胸,很有气质。老人在那边没再成家,一心想要回来养老。这边老伴没了,老人是给跟着母亲(也就是他先前的老伴)改嫁的亲儿子买了一副上百万的大盐场,才在老家颐养天年的。先前,他已经给这个儿子捎了许多钱,还托他给自己的另一个傻儿子,结果被其截留,直到后来穿帮老头发觉。邻村,是另一种情况。有户人家,丈夫早年当兵没了,被评为烈属。可后来,阴差阳错,丈夫竟去了台湾,还发了财。这一下,老人来了乡愁,想认当年的妻儿。托人捎去几根金条,那边却并不感冒,金条收下不敢花也不敢认亲,任凭老人老泪纵横。政策宽松了,老人回来亲自打点乡镇干部,承认其身份,再送上黄灿灿的大金条,家人这才认了。而更远的一个村,有个台湾老人就没有这个好运了。这位老人,老家兄弟五个,侄子侄女一大群,他想在众多侄子中选一个作为依靠,回来养老。侄子侄媳妇们知道这个叔叔有钱,就使出浑身解数百般讨好这个活财神,因为那时候大家都知道,谁家有个台湾亲戚谁家就好过了,儿子娶媳妇都容易。老人经过一番考验,终于选中一个侄子,马上给他侄子侄媳妇买了一套上百万的好楼房。老人住下来,想接台湾的老伴也来,老伴却死活不来。初来易得好,久住难为人。天长日久,侄媳妇伺候够了,认为老人没什么啃头了,就渐渐没了好脸色。老人不傻,看出来,楼房也不要了,主动拍拍屁股走人回了台湾。从此,他和老伴死心塌地在台湾,再也不敢提什么“乡愁”了。

所以闹乡愁,那好办极了,我老家村民一致表示,海外华侨赤子们,都回来吧。回到你们阔别已久的故乡,再也用不着日日乡愁,365里路,又是邮票,又是坟墓,又是海峡了。更用不着“河山只在我梦萦”,老祖宗都在山坡荒野睡着,随时都能看见,过年上坟也方便。这里道路泥泞坎坷,到处畜生粪便,还有瞪着白补丁一样空洞大眼睛的老少爷们等着你们。如果,文革大跃进时期回来,那就能更好的体验一把真正的乡愁了。哦,对了,现在还有强征拆迁,村里好汉恐吓贿选。还要记得多带几打口罩,因为这些年化工污染厉害,白天夜里毒气呛人。归来吧,浪迹天涯的游子!至于你们海外的事业,交给我们好了,我们不怕麻烦。可说好一点,回来以后,不许叶公好龙吃反悔药!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