厚黑学精粹
2017-08-12 21:48:08
  • 0
  • 0
  • 4

 皇权社会,那些祸国殃民的大奸巨贪,几乎个个都是媚上高手,一个“媚”字成了他们的求官真言。

奸相李林甫口蜜腹剑,通过劝武则天为后,赢得了唐高宗和武则天的信任和欢心,然后在朝中结党营私,穷奢极欲,剪除异己。秦桧提出“南自南,北自北”,宋高宗遇见知音,很快提升他当了宰相。以后的大奸臣几乎都是这个路子。高俅踢球,贾似道斗蛐蛐,严嵩写青词,一个比一个伶俐,却又都不走正道,贪婪无度。

若说把个“媚”字玩得炉火纯青发挥到极致,非九千岁魏忠贤莫属。魏忠贤一个市井无赖,吃喝嫖赌,一跃而成为主宰明朝前途命运的铁腕巨奸。别看魏忠贤瞎字不识几个,他可是深得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。魏忠贤净身入宫,十几年的宫廷生活,使他悟出一个道理,要想出人头地,必须巴结权贵,有人提携。媚上正式成为他伟大的思想武器,战无不胜。他费尽心机,讨好上司礼监太监王安,和太子朱常洛及其子的近侍魏朝结为兄弟。魏忠贤见魏朝的对食客氏是未来皇帝的乳母,极力讨好客氏,踹了魏朝,什么兄弟情。熹宗长到18岁,还依恋乳母客氏,一时也离不了她。凭着客氏穿针引线,魏忠贤个睁眼瞎,竟成了明王朝唯一的文盲司礼秉笔太监,成了事实上的真宰相。天启三年,魏忠贤又正式掌管东厂。魏忠贤为了独霸宫中,派亲信掐死把兄弟魏朝,放恶狗活活咬死恩公王安。魏忠贤大权在握,大开杀戒,对东林党人展开大屠杀。杨涟、左光斗等都或被活活折磨死。他还将不肯同流合污的官员指为东林党,再加以残害,熹宗只顾干他的木匠活。流氓加文盲的魏忠贤,几乎把大明江山翻了个个。从中央到地方,大大小小文武官员,一起给魏忠贤出谋划策充当鹰犬打手,他们也一样擅媚。全国各地给魏忠贤修建了生词,无耻之徒对着他的塑像顶礼膜拜。他的手下有五虎、十狗、十孩儿、十三太保等。礼部尚书顾秉谦为了投靠魏忠贤的阉党,率子跪在魏忠贤脚下,手抚着胡须说:“我本想拜做您的干儿子,只可惜我的胡子都白了,又恐您不喜欢我这个白胡子儿子,就让我的儿子给您做孙子吧!”魏忠贤当场封这个干孙子为尚宝丞。魏忠贤不满于做“九千岁”,他还打算谋朝篡位,终于被崇祯皇帝收拾了。英国在这个时期出了科学巨人牛顿,我们也不逊色,有了一代媚上天才魏忠贤。

民国李宗吾先生写了《厚黑学》,总结了求官六字真言,“空、贡、冲、捧、恐、送”,限于篇幅,我不一一解释,有兴趣者可以查证原文。其实厚黑之精粹一个“媚”字足矣。“一句顶一万句,句句是真理”,“XXX赛过我爷爷 XXX是我亲爹”,“ 亩产几万斤”是新高度。纵做鬼也幸福,我从不添乱,让领导先走,简直是眼花缭乱了。《机关》、《官场春秋》、《官场潜规则》等官场小说一度畅销,显示了这门学问的兴旺发达。

媚学连家人之间都得用上,尤其争夺继承权的时候。邻居老大爷,是个孤寡老人,沿大街有三间旧房子,能行能动时自给自足,从没见他的什么亲戚上门。有一个阶段,大爷忽然病了,躺在床上起不来,好像要不行了。他的远房侄子侄子媳妇突然就出现了,大爷大爷叫个不停,好汤好水伺候。没想到,大爷一伺候又病愈了,两口子竟一去不回来,再不认这个大爷。原来,这两口子是看中了大爷靠街的房子,那房子在村里黄金地段,可以开商店,利用价值大着呢。本来想伺候大爷几天,老人很快死了,他俩可以顺理成章继承,白赚一座黄金屋。大爷这一好,不知何时能去世,伺候着很赔本,就完劲了。

媚人,从来也没把平等放在眼里,他们抓住了人人喜欢被吹被捧的人性弱点,来腐蚀我们的干部队伍。越是不长进的民族,媚学越发达,俄国作家契诃夫的《变色龙》将当时俄国社会“媚上”丑态刻画得活灵活新,入木三分。北朝鲜有一道独特的风景,令全世界的领导人羡慕不已。金正恩无论走到哪里,都有一帮女人哭的死去活来,拉着大领导的手不让走,感人肺腑。

媚,是为了一己私利,钻法律的空子,有用的就贴,好使的就上,没用的就扔,老实的就踩。媚上欺下,是势利眼,很不文明,是一种社会污染。只有完善法治,告别人治,才能根除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