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夕浪漫离苦逼婚姻有多远
2017-08-31 15:04:35
  • 0
  • 0
  • 1

迢迢牵牛星, 皎皎河汉女。

纤纤擢素手, 札札弄机杼。

终日不成章, 泣涕零如雨;

河汉清且浅, 相去复几许!

盈盈一水间, 脉脉不得语。

一首汉代《迢迢牵牛星》,缠绵凄恻,令人浮想联翩。

中国情人节七夕来了,绵绵秋雨情人泪,或许正昭示爱情走入婚姻的苦逼吧。

我们小时候,七夕这一晚,如果以仙女飘飘飞过星光闪亮的夜空俯视下来的角度,人间多少葡萄架下的小院,多少孩子正围坐在头发斑白的姥姥身边,侧着小脑袋,听着《牛郎织女》故事,然后托着下巴天真地望着天河牛郎织女星,憧憬自己的未来。

我们的孩子不再这样倾听《牛郎织女》的故事了,他们有许许多多故事可以听,比如《海的女儿》、《白雪公主》、《灰姑娘》等等,更加曲折精致。整理编写《中国故事》的作者一苇说“在我们的时代,中国故事被“教”坏和“写”坏了,变得千篇一面、粗糙扭曲令人憎恶。”

看看中国人浪漫爱情的最早版本《牛郎织女》,牛郎放牛很穷是个典型的屌丝,不用说在乡下很难找对象。偶尔看到天上的织女下凡洗澡,牛郎竟偷偷藏了人家织女的衣服。众仙女洗完澡上岸,织女发现自己的衣服不见了,牛郎以不还衣服相威胁,让对方嫁给他。挪在今天,这算不算耍流氓调戏女同志呢?织女是天帝的女儿,不用说教养了得,竟然下嫁了牛郎。《天仙配》也是这样的贵族下嫁屌丝的意淫模式。和牛郎相依为命并曾经为他出主意的老牛死了,牛郎剥了老牛的皮存起来。织女被王母娘娘捉走回天庭,牛郎就拿出老牛皮披在身上去追王母娘娘。一头帮牛郎打天下成家立业的老牛功臣,牛郎忍心剥了他的皮吗?这些个情节会带给小孩子怎样的影响。最后,牛郎织女以两地分居,一年一度团圆为结局。

在CCTV频道,中国西部一个普通农家小伙子,上演了一部现实版的牛郎织女。小伙子大胆热烈追求一个漂亮的俄罗斯大学生姑娘,他把俄罗斯姑娘邀请到家里,做足了文章,百般表白。无奈落花有意流水无情,人家俄罗斯大学生姑娘只是好奇中国西部风土人情,之所以住到小伙子家里,也不过是把小伙子当做好朋友,这对俄罗斯姑娘来不值得大惊小怪。

牛郎织女故事理想丰满,中国人现实爱情婚姻却很骨感,只好以“先结婚后恋爱”来自我安慰。

抢婚逼嫁。电视剧里不乏这样的故事题材。如一方土匪山大王,看中了谁家的民女,就率一帮土匪倾巢而出,甚至杀死女方父母,将女子强掳上山做压寨夫人。编剧天才,数年以后,在山大王百般讨好感动之下,该女子竟爱上了这个“重情重义的”山大王。刀枪里讨生活,山大王一不小心被人杀死了,压寨夫人因文武双全接替山大王,名正言顺做了当家的,带领这帮土匪将土匪窝发扬光大。后来,因为跟日本鬼子干上了,这一伙土匪也就出名了,成了抗日救国的好土匪。电视剧《山里红》好像就是这个剧情。《西游记》里,女妖怪动不动就抢了唐僧想逼婚。随着文明开化,抢婚逼嫁基本绝迹,但现实中,仗了权势变相抢婚逼嫁依然有吧。

买卖婚姻。媒人两头瞒骗,“走马观花”就是买卖婚姻的产物吧。我们当地不乏两口子一个屋子,东间西间分开过一辈子的,但照样有一帮儿女,儿女们回家先看爹还是先看娘很是个问题。老辈子习俗是,谁家嫁闺女,先打听男方给了多少彩礼现金,从二十年前的一万两万到现在的十万几十万。上不封顶,但必有下限,否则女方家人出门会很没有面子,姑娘嫁到婆家人家也不会重视。那些人在打听彩礼价格时,表情都很坦然,不觉得有什么异样,就像过问一件商品的价格而已。山东、河南等地,竟创造性地发明了“万紫千红一片绿”一说,即1万张5元钞票,加1000张百元钞票,一片50元的钞票。“万紫千红”是15万元,"一片绿"新郎可以看着给。15万元起步价的彩礼,足以让这些地方的姑娘成为最"贵"的新娘。单单结婚,就够那个地方父母好几辈子忙活的,要债台高筑,这个央视做了专门报道。除了现金,还首先得有新房子,老百姓话“要饭也得有个放棍子的地方”。当然还有从前的三大件,手表、自行车、缝纫机,三大件一直随时代发展而演变,今天物质丰富了才不再强调了。那时,常有男女双方为了房子大小新旧、装饰样貌风格的细节,三大件的数量质量,彩礼现金少了多少,临结婚又拜拜了。双方亲戚也跟着七嘴八舌起哄,这边说少了一分也不行,那边说再多拿不出来了,展开拉锯战。那男女交往所谓的恋爱过程中,有“看六月六”、“送八月十五”、“过年叫媳妇”,都得有特定规格的礼物钱数赠送收取,节日是由头,财物交接才是内容。作为主角的男女双方,尤其是从前,借了这个日子走一趟,也是来去匆匆,说不上几句话。据说,叔叔那一代人,那时路上撞见自己的未婚夫(妇),都不好意思说句话,脸红了快躲了,更不用说拉个手了。中间吹了,多半因为财物礼节,拉倒就拉倒,反正大家也不熟,没啥牵绊,从头到尾都是父母一方在摆布。最近,一个女孩,拒绝男孩的示爱,被推下19楼,凯迪知名原创作者“比雷更雷的人”,发表了题为“除了贫富,我们难道不能谈谈爱情?”发人深思。

自由恋爱。这应该是舶来品吧,土生土长大多是媒妁之言,父母之命。按说这种方式最有现代味儿最靠谱,然而现实中尤其农村却不尽然。司马相如卓文君式的书本理想不多,多得是娜拉走后怎样的困局。其中女主人公很多是任性不成熟的女孩,对生活前途缺少必要的规划,一时头脑发热,屁股决定了脑袋,还没好好了解对方就以身相许,陷入爱河不能自拔。然后父母亲戚不满意,两人便生米熟饭远走他乡,谁知几年下来经济危机+感情危机很快压垮了当初狂热的爱情大厦,双方撕破脸大打出手。于是女孩忍受不了,厚着脸皮回了娘家,一般还牵着他俩当初爱情的结晶,泪流满面悔不当初。村里一般对这样的女孩不抱同情,相反这样说“看,谁家的疯丫头跑了又回来了,没有数的人啊!”

村里有个自由恋爱的经典故事,有一户人家,母亲好吃懒做,只靠父亲一人干活养家。他们生了一大堆孩子,最小的是个男孩,其他都是女儿。大女儿长大了有几分姿色,去城里自由卖身,老大自由嫁做商人的不知第几奶。老二倒是从小自由恋爱,跟这个那个同居几天,都不长久。有一次谈了一个贩卖土豆的小伙子,一段时间很快又崩了。女孩的母亲见小伙子开着三轮车来村里卖土豆,疯了似的扣下了小伙子的三轮车,说不能白恋爱不得给两个?街坊邻居好歹劝着,才放走了人家的三轮车,临走扒下了一车土豆子做补偿,这一家一个冬天就上顿下顿吃土豆子。美好神圣的爱情以一三轮车土豆子画上了句号。

当然除了这些,我们还有童养媳,小丈夫、娃娃亲、婚外恋、攀龙附凤陈世美郭美美等一类作为一般爱情婚姻的有力补充,大大丰富了我们的感情生活。

不管多么纯洁高贵的爱情,到了老百姓那里,变作了一句再实在不过的“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临头各自飞”。上山下乡后期,知青得了回城机会,绝大多数依然决绝选择回城,于是有了那首离异家庭子女感伤不已的歌,“爸爸一个家,妈妈一个家,剩下我自己好像是多余的。”优裕城市生活前景的诱惑难以抗拒,婚姻家庭孩子不得不让位于残酷的现实。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,运动起来,丈夫挨整,妻子儿女赶快划清界限,以免受牵连。等运动过去,这些妻子儿女们又跟着丈夫心安理得享受荣华富贵了。

近来读书看到这么一段:十二月党人起义失败后,沙皇尼古拉一世命令他们的妻子与"罪犯丈夫"断绝关系,为此他还专门修改了沙皇法律不准贵族离婚的法律:只要哪一位贵妇提出离婚,法院立即给予批准。 出人意料的是,绝大多数十二月党人的妻子坚决要求随同丈夫一起流放西伯利亚!迫于情势,尼古拉一世不得不答应了她们的要求。但政府紧接着又颁布了一项紧急法令,对她们作出了限制:凡愿意跟随丈夫流放西伯利亚的妻子,将不得携带子女,不得再返回家乡城市,并永久取消贵族特权。这一法令的颁行,无异于釜底抽薪,这就意味着:这些端庄、雍容、高贵的女性将永远离开金碧辉煌的宫殿,离开襁褓中的孩子和亲人,告别昔日的富足与优裕!

七夕浪漫离苦逼婚姻大约十万八千里吧,但愿这篇小文能让大家多谈谈真正的爱情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