咱这就是生活在天堂里
2017-12-22 17:47:20
  • 0
  • 9
  • 22

下班午饭后,同事在办公室闲聊。

大家不知怎么就扯起了宗教术语“天堂”,有人神态马上虔诚起来。.

凤姐却不以为然,撇撇嘴儿,她嘴边的那颗黑痣也跟着歪了起来:

“什么天堂?咱就是生活在天堂里!”

不用说,她指的是现在能吃饱穿暖的生活水平。可这叫“天堂”也太过了一点,我便觉得她的话特别刺耳闹心,只是当时我并没没说什么。

凤姐个子不高,短小精悍,总是眨巴着眼儿瞄四周的动静。她从不透露自己的重要信息,却蜘蛛张网一样四处捕捉有用信息。她是把过日子的好手,精打细算滴水不漏。她会来事儿,只追求利益最大化好做人上人,到哪里都能和重要人物搞好关系,至于爱信仰平等正义道德良心施舍,她的字典里是永远没有的。她有一口头禅“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”,大家背地里叫她“上层建筑”。

下班路上,老远就望见村南浓烟滚滚,像着了大火。再往前走才发现化学工业园又多了一个排毒烟的大烟囱,毒烟正乘西南风飘过来弥散遮住了大半天。最近几年,附近县市的大型化工厂全部迁徙我们这一带。我们这些村子附近,有幸变成了大型化工园,我真是见了大世面。有的村子只好被迫拆迁,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从此消失。村子周围大半圈都是喷着毒烟的大烟囱,有的光天化日之下就大量排放,据说这是有证的,没有证的单等晚上开工。毒烟像一条条灰黑色的恶龙扭动在半空,张牙舞爪,随时吞噬掉村民的性命。前一阶段,上面重拳整治污染,老百姓那个高兴,又看见了碧水蓝天。谁知一阵风之后,化工厂又加足了马力开工了。

这些年我们村隔一段时间就爆发几个绝症,很多是肺癌,鼻咽癌,年纪不大五十来岁就死了。走在村里,这家的大哥刚刚去世,肺癌,这家的父亲是胃癌,这家的儿子是白血病,才六岁岁,这家的大嫂乳腺癌,正在化疗,还有的两口子全都患癌去世,只留下一栋空房子,成了名副其实的“鬼屋”。外边人称“癌症村”。村旁河流,村后大海,黑红恶臭,都被严重污染,鱼虾几乎绝迹,即使有,也不敢吃。村民走还走不了,只能死受。正所谓“死者长已矣,存者且偷生”。

到得村里,迎面走来送葬上庙的一队人,披麻戴孝,妻儿悲痛哀号。一打听,又是一绝症去世的。今年55岁,鼻咽癌。这位病人离世前最知道这“天堂”的滋味吧。

这就是“上层建筑”所说的“天堂”?我们表示严重的呻吟!哦,她的亲姐夫就是一化工厂老板,她也在一百多里外的县城买了新楼房,面朝大海春暖花开,怪不得她这么说。杀千万家,富一两家,好个天堂!这还且不说养老、医疗、选举、劳资纠纷,言论思想等问题。

穷年忧黎元,叹息肠内热。仿杜甫柳宗元作此文,俟观民风者得焉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