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部
  • (19)

你给老联通打多少分

早上,三叔翻看手机,百度新闻头条推送: 别了联通!中国联通大换血,打响混改第一枪!中国四大互联网巨头阿里、腾讯、百度、京东正式进入联通管理层,百度李彦宏上前线。 联通推出大型新福利! 联通放下身段,价位拉低,福利提高,很是诱人。三叔前几天刚续缴了联通网费,他看到这些新闻被闪得一愣一愣的,自言自语:“哦,联通是该换换血了!早知道这样等一等。”三叔提起去镇上联通营业厅交网费,便开了话匣子,几位邻居在座,也一...

  • 20
  • 1
  • 3
  • 0
2018.02.14 08:20

说说灶王爷

昨天腊月二十三,旧历“小年”,我们当地也叫“辞灶”,意思是灶王爷辞别家人上天汇报工作去了。 灶王爷在我们这里姓张。每到这一天,家里的长辈都会念叨给小孩,“灶王老爷本姓张,一年一碗烂面汤”。幼时的我穿着厚厚的小破棉袄,围在黑油破败的土锅灶边,听了忍俊不禁。那时没有单独的厨房,锅灶就在正屋。屋里炉子没有更不用说暖气空调,冬天又特别冷,一夜醒来,大瓷碗被冻在,揭不开了。赶紧烧柴火,拿个小葫芦瓢去水缸舀水,好家...

  • 20
  • 2
  • 2
  • 0
2018.02.10 19:23

咱这就是生活在天堂里

下班午饭后,同事在办公室闲聊。 大家不知怎么就扯起了宗教术语“天堂”,有人神态马上虔诚起来。. 凤姐却不以为然,撇撇嘴儿,她嘴边的那颗黑痣也跟着歪了起来: “什么天堂?咱就是生活在天堂里!” 不用说,她指的是现在能吃饱穿暖的生活水平。可这叫“天堂”也太过了一点,我便觉得她的话特别刺耳闹心,只是当时我并没没说什么。 凤姐个子不高,短小精悍,总是眨巴着眼儿瞄四周的动静。她从不透露自己的重要信息,却蜘蛛张网一样四处...

  • 103
  • 9
  • 22
  • 0
2017.12.22 17:47

闲话乡愁

台湾诗人余光中先生走了,海峡彼岸他的亲人定是悲痛不已。我们这边,借此将个“乡愁”炒红了整个大中国。 乡愁,本是一种朴素的情怀,尤其是中国人好像最多。从“床前明月光”,“明月何时照我还”,到“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”,想家,发扬光大,后浪推前浪,一浪更比一浪强。最后,竟上升到爱国层面。落叶想归根,也无可厚非,这是人的念旧思想作怪,不管这“旧”好不好,都想它,有点敝帚自珍的意思。在这个匪夷所思的时代,却被人掺进许...

  • 138
  • 6
  • 17
  • 0
2017.12.19 18:13

汉字与汉人

近来孩子的学校兴书法,孩子回来滔滔不绝什么中国书法是世界独有的;当初汉字一造出来,天大雨,鬼神泣;如今全世界都在学习汉字,听了真让人崛起。 写字课上,老师津津乐道汉字之美,又是谦让又是和谐。比如写好“翠”字,上面的“羽”要缩脚,下面的“卒”的上点要缩头,还要插入“羽”中间,谦让间有进退,整个字“横”是主笔,要舒展,其余避让。再比如“囊”,从上到下各部件收缩,才能写开,而宝盖头是主笔,要舒展,要盖过下面的部分。...

  • 69
  • 1
  • 15
  • 0
2017.10.15 20:59

西方为什么没有李玉刚?

中国近年来有李玉刚热,那些年我也曾爱看李玉刚。开始,凑热闹,看CCTV春晚他的《贵妃醉酒》。李玉刚胭脂粉黛,古典女袍盛装,大红大绿。看他甩着极长的袖子,轻蹙蛾眉,哀怨绵绵,一幅梦回大唐的样子。不得不承认,李玉刚满足了我的好奇感,也很唯美。李玉刚成为了一种文化。可是看多了,便渐觉别扭。我倒是更喜欢李玉刚卸妆后的样子,真男人真嗓子,很带劲儿。但李玉刚是艺人,他得迎合那些喜欢他扮女人的观众。 在国产影视作品...

  • 188
  • 5
  • 15
  • 0
2017.10.15 20:55

别了,石狮子

老家虽然在农村,但因为靠海吃海,滩涂受用,晒盐养虾捕捞,一时间竟成就许多暴发户。于是,豪宅大院雨后春笋般冒出,富丽堂皇,有的还是古建,堪比城市小区,很是气派。 我穿行其间,自豪感油然而生。一日,偶然经过一豪宅门前,一对威猛的石狮子像特别扎眼。一般公家单位,如法院大门前,都是坐狮,张着血盆大口,露出铁齿钢牙,歪头按爪,两眼鼓鼓像大铃铛。这对石狮子,还不同于坐狮。而是奔跑的狮子,四蹄扬起,眼光炯炯,鬃...

  • 56
  • 2
  • 11
  • 0
2017.08.31 15:23

人民战争知多少

“人民战争”这个题目有点宏大,好像应该是大报纸的话题。我也没有张召忠将军的那个口才,所以不打算发表什么高论,只是因为爱好一点军事,就从一个公民的视角拉拉平常呱。 《百战经典》名言:我们因为珍爱和平,所以回首战争。我们曾被教导,将敌人陷于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。那我们就回首看看,历史上人民战争知多少? 抗日战争时期,蒋介石全民总动员:地不分南北,人无分老幼,抗战!抗战!国民党军队,八路军,还有老百姓,或...

  • 105
  • 2
  • 11
  • 0
2017.08.31 15:09

他们为何也不要碧海蓝天?

清早,我到院子里望了望天,觉得跟平时大不一样,有点像从前课本里学的“天那么蓝,那么高”。我放心地深吸了一口气,久违了,蓝天白云清新的空气!我高兴地对妻说:“快看,今天的天变蓝了!是因为附近化工厂停了吧。” 一会儿,妻的儿时伙伴三凤突然造访。这个三凤长相不错,说话大声大气,有便宜就占,无论哪方面,都很像鲁迅先生笔下那个细脚伶仃的豆腐西施。 三凤可好久没来了,这次当然无事不登三宝殿。正事谈完,便开始闲聊。我...

  • 53
  • 6
  • 7
  • 0
2017.08.31 15:06

七夕浪漫离苦逼婚姻有多远

迢迢牵牛星, 皎皎河汉女。 纤纤擢素手, 札札弄机杼。 终日不成章, 泣涕零如雨; 河汉清且浅, 相去复几许! 盈盈一水间, 脉脉不得语。 一首汉代《迢迢牵牛星》,缠绵凄恻,令人浮想联翩。 中国情人节七夕来了,绵绵秋雨情人泪,或许正昭示爱情走入婚姻的苦逼吧。 我们小时候,七夕这一晚,如果以仙女飘飘飞过星光闪亮的夜空俯视下来的角度,人间多少葡萄架下的小院,多少孩子正围坐在头发斑白的姥姥身边,侧着小脑袋,听着《牛...

  • 13
  • 0
  • 2
  • 0
2017.08.31 15:04